神游先森

mmder/红学研究/手写字(瘦金体)/coser
吴邪本命/林怼怼女神/APH世界厨/HP/魔道祖师吃忘羡cp/夏目友人帐/进巨全员博爱 等等
墙头超多,基本上是看一个番有一个本命的那种……

【撒野】你是我意料之外的意外(全)

*攻受无差,反正没有车

*原著风,时间线大概是高考前的最后一次圣诞节

*本来想分上中下三篇的,现在放弃了,直接发完了事

*推一波广播剧,吹爆撒野广播剧剧组!!!

*欢迎捉虫

 

 

       天气冷得很,即使呆在室内,那股冷意也直往衣服里钻。

       蒋丞一手揣在兜里,另一只手忙着记笔记,脚有一些没一下地踢着身边的空椅子——顾飞下午没来。     

       他想了想,掏出手机,给顾飞发了条短信:

       —二淼怎么样?

       短信很快回了:

       —今天没怎么闹,刚儿送她去康复学校了。

       —你现在在哪儿?

       —在街上拍照。

       —九日刚才说今天是平安夜,让我放学去他家店里吃馅饼。

       —拒绝他,男朋友。

           晚上我带你出去浪。

       蒋丞笑了,又敲了几个字上去:

       —那行,放学见,男朋友。

 

       蒋丞推着自行车,一出校门,就看到顾飞站在路边,浑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的,脖子上还挂着相机。

       啧,那长腿,那脸蛋儿,光是看着,都能多吃碗饭。

       真不愧是我男朋友!

       蒋丞原地欣赏了一会儿,才走过去。


       “怎么这么慢?”顾飞问。

       “老徐找我谈了会儿话,”蒋丞将车横到他面前,拍了拍后座,“走,丞哥带你飞!”

       顾飞长腿一伸,干脆利落地跨坐上来。

       “先去那条街买点儿吃的,”顾飞指挥道,又拍了拍他,“飞吧。”

       “我靠。”蒋丞忍不住笑了,顺便把书包甩到后面。

       “那坐稳了。”

       “嗯。”


       大概是因为平安夜的缘故,平日里破败的钢厂,也现出几分过节的气氛。

       沿路的街边窗户上贴着圣诞贴纸,偶尔一两声圣诞歌从没掩实的门窗中漏出。街上三三两两的,基本上是些出来过“洋节”的小情侣、小年轻们。

 

       “到了。”顾飞吹了一声口哨,率先跳下车。

       蒋丞跟着停了车,看着顾飞晃荡到一家貌不惊人的小火锅店前。

       “就这儿?”蒋丞问。

       “冬天和火锅是绝配,”顾飞解释道,“相信我,保管好吃!”

 

       蒋丞打量着店门前的一棵不高的圣诞树和被强行绑在树顶已经暗淡的小星星,断定这树绝对每年都被拿出来凑数。

       “哎,我发现,你每次挑儿的地方……”他想了想,“都特有个性!”

       “因为我本来就是个有个性的人。”顾飞迅速接道。

       蒋丞指了指他,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


       一进店门,一股暖和和香喷喷的火锅味儿直扑过来,迅速把人包裹进去。

       蒋丞一个没忍住,咽了下口水。

       大概因为这声儿过大,顾飞愣是笑了半天。


       等两人挑好了位子坐下,顾飞把一直挂在脖子上的相机摘下来,顺手搁到了桌上。

       蒋丞伸手把相机勾过来,翻了几张,大部分是些风景照,但有一张是顾淼。

       顾淼那双黑色的大眼睛盯着镜头,面无表情,神情冷漠。她身后有很多同样被送来进行康复训练的小孩子们,正扎堆闹着。

       这么一对比,酷酷的二淼倒有几分孤单的感觉。


       蒋丞盯着这张照片半晌,有点儿难受。

       “二淼现在怎么样了?”

       “还是老样子,不肯和别人交流。”顾飞叹了口气。

       “那什么,”蒋丞犹豫了一下,“总会有办法的。”

       “嗯,”顾飞偏过头看了看他,笑了一下,“我知道。”


       冬天和火锅果真是绝配!

       等两人走出店门,已经浑身暖呼呼的了。


       “哎,丞哥,”顾飞用胳膊肘撞了下蒋丞,“你说,我是不是得买个苹果送给你意思意思?”

       “那我是不是还得买个回送你意思意思?”蒋丞瞥了他一眼。

       “你的意思是……”顾飞想了会儿,“这样我们就有两个苹果了?”

       “不,”蒋丞露出鄙夷的神色,“我的意思是,这样做没有任何意义。而像我这种学霸,是不会做任何没有意义的事的。”


       随意瞎逛了一会儿,两人打算打道回府。

       “浪得过瘾吗,男朋友?”顾飞卖力地蹬着自行车。

       “不错。不过,唯一的遗憾是,没下雪。”蒋丞坐在车后座唉声叹气,“平安夜不下雪,总感觉少了点儿意境。”

       “看不出你还挺文艺的哦。”顾飞拖腔拖调地嘲笑他。

       “男朋友,你不懂哦,”蒋丞学着他的口气,“我们学霸都这样的哦。”

       “都这么娘炮?”顾飞忍者笑问。

       “操。”蒋丞说。

       然后跟顾飞同时笑起来。


       “哎,对了。”顾飞先停止了笑,“下午老徐跟你讲了什么?”

       “就说什么高三了,压力别太大,好好学习什么的,无非就是这些有的没的。”

       “确实啊丞哥,”顾飞正色道,“已经高三了啊,要更努力才行。以后,要上个好大学,给老徐长脸……”


       蒋丞没理会顾飞的叨叨叨,只是盯着他蹬车的背影,突然很想问一句:

       那你呢?

       只有不到半年的时间了,你打算怎么办?

       还和以往一样混下去,直到毕业吗?

       然后,成为钢厂的一员,成为像李保国、李辉那样的人?

       最后,一辈子被绑在钢厂,草草过完这一生吗?


       你甘心吗?


       但顾飞又能怎么办呢?

       他没得选。


       蒋丞心里突然涌起一股愤怒。

       为什么顾飞即使拥有出众的才华,也只能选择亲手将其掩埋?

       为什么顾飞即使不甘心,也只能闭上眼睛自我麻痹,强迫自己不去想也许本可以光明美好的未来?

       为什么顾飞连追求自己梦想的权利都没有?

       为什么顾飞注定要烂在这里?

       为什么?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啊?


       到了蒋丞的出租屋楼下。

       “行了,上去吧,外面太冷了。”顾飞帮蒋丞把车推进车棚,又上了锁。

       蒋丞站着没动。

       “丞哥,”好像知道他心中所想,顾飞叹了口气,“别想太多。”

       “别想太多,丞哥,”顾飞又重复了一遍,走到蒋丞跟前。

       “我说过的吧,”顾飞认真地看着他,轻轻说:“人活着,总会有很多意外。而你,是我意料之外的意外。别被任何事干扰,努力往前走就好,为你自己,也为我。”

       蒋丞和他对视几秒,在他鼻尖上亲了一口,“好。”

       总会有办法的,蒋丞想。

       但他什么也没说。


       半夜,蒋丞被信息提示音吵醒了。

       他拿手机一看,小兔子乖乖。

       —丞哥,看窗外。

 

       蒋丞跳下床,光着脚跑到窗边,使劲拉开窗户。

       夜空中,无数雪花飘飘洒洒,打着旋儿,穿过云端,落到这小城里。


       手机又响了,小兔子乖乖又发来一段语音:

       —圣诞快乐,我意料之外的意外。 ( ﹚))          2” )

       “我靠。”蒋丞忍不住笑了,眼眶却红了。



      END

 
 
 

       

 
 
 


 
 
 


评论(6)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