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游先森

勉勉强强算个写文的/mmd圈暂隐/手写字(瘦金体)/coser
吴邪本命/林怼怼女神/皮皮家的小粉丝/国漫日漫圈/HP/魔道忘羡 等等
墙头超多der
所以,关注请谨慎,谢谢

【陆林/残次品】光年之外

*时间线为林将军离开的十六年期间

*配合G.E.M.邓紫棋《光年之外》歌词食用效果更佳

*欢迎捉虫

 

缘分让我们相遇乱世以外,命运却要我们危难中相爱。

也许未来遥远在光年之外,我愿守候未知里为你等待。

 

                                                               ——G.E.M.邓紫棋《光年之外》

 

       又是应酬,他一进家门,便拽开领带,甩到地板上。

       整个房子,弥漫着冰冷的气息,每一次呼吸随之而来的是彻骨的冷意。

       晚上喝得有点儿多,他现在仍然不是很清醒。但毫不犹豫地,他摆手拒绝了湛卢机械手臂递给他的醒酒药剂。

       有时候,清醒比醉着要难熬多了。

       如果林看到自己现在的这幅样子,会是什么反应?

       大概,会心疼吧。

       一想到爱人脸上会因为自己而露出心疼的表情,陆必行立马被滔天的内疚感和负罪感席卷。

       但除此以外,他倒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

       大概是因为舒缓剂的原因吧,他想。

 

       这样想着,他路过卧室的脚步便顿了顿。 

       良久,他才将手轻轻放在门把上。

       自那天开始,他就将这间卧室锁起来了,如同锁起了他的心房。一同封上的,还有和林有关的一切情绪。

       刚开始那会儿,他几近崩溃,感觉自己熬不下去了。

       后来,为了保持情绪的稳定和头脑的时刻清醒,他开始频繁地注射舒缓剂。

       还不能倒下,他对自己说。

       再后来,他的情绪逐渐变得稳定下来。

       比如,他不会再在开会时陷入恍惚,不会再听到“林静恒”三个字就情绪失控。

       再比如,他再也不会去做一些莫名其妙的蠢事,类似试图用一根头发去克隆出他的爱人之类的。


       “吧嗒”一声,门开了。

       一个熟悉的身影背对着他,撑着头,坐在床头的摇椅上。

       他猝然止住了呼吸,死死地盯着那个身影,胸口一阵悸动,直到颤抖的手指触到了一片冰冷。

       他颓然地放下手,心中存怀的那一丁点儿的侥幸此时也跑了个干净。

       那只是个模型,不是他的爱人,这一点他比谁都清楚。

       但他却偏偏要怀着荒诞可笑的念头,幻想着那触手的冰凉有一天会变得温热,幻想着那个模型会变成他的爱人,抬头冲他笑。


       醉酒的恶心感重新涌了上来,他踉跄地走向卫生间,将胃中的东西吐了个干净。

       胃空了,心也空了。

       他靠着墙滑坐到了地上,心难受得缩成一团。

       他伸手摸了摸眼角,发现自己一滴眼泪都没有。

       “该死的舒缓剂。”他轻声嘀咕着。


       启明星一刻不停地转动,时间一天天地过去,林没有回来。

       第八星系逐渐壮大,银河城发展得更好,广场上陆信的雕像日复一日地站着,微笑着凝望远方,林没有回来。

       “林将军和工程师001的家”前的院子里几个跳舞的机器人变成了中规中矩的园艺机器人,陆必行变成了第八星系的总长,林没有回来。

       十余年过去了,很多人来了又走,很多事变了又变,林还是没有回来。


       那我呢?

       他突然感到一阵恐慌。

       他甚至不敢直视镜子中的自己。他害怕看到镜中的青年脸上挥之不去的阴霾和越来越沧桑的双眼。

       这些无不昭示着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

       陆必行也变了。


       这样的自己,大概会让林感到陌生吧?

       抱歉,我可能没办法让你爱的那个人回来了,他想。

       他难受极了,但依旧哭不出来。


       后来,他睡着了,紧靠着墙,蜷缩着,像一个无助的孩子。

       他做了一个梦,关于林和他自己。

       在梦里他还是曾经那个天真幼稚、对未来抱有一大堆不切实际幻想的自己,他肆无忌惮地对着那人撒娇耍横、吹流氓哨。

       梦到他与那人的相遇、相爱、相离。

       他梦到那人告别他,前往七八星系交接的那天。那人正打算出发,却被自己缠住闹这闹那儿,不肯消停。

       他梦到临行前的那一个吻,那人最后的背影,以及,自己随口玩笑般却偏偏一语成谶的那句话:

        “我赌你不会快去快回,要是我赢了,你几天不在家,就得输给我几天,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


        梦境的最后,那人重新站在他的面前,他却连伸手碰一下的勇气都没有。

        那人轻轻地笑了,冲他扬了扬眉:

        “曾经有一个傻小子,他跟我说,‘你既然想亲吻我,为什么要忍着?’”

        他哽咽着,走上前拥紧了那人,直至梦境的结束。

 

        醒了后,他低头看着空空的双手,什么也没抓住。

        他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END

 


 


评论 ( 4 )
热度 ( 27 )

© 神游先森 | Powered by LOFTER